整站顶部右侧文字或连接

窝窝电影

首页 > 两性情感 / 正文

我和母亲真实,经历 我和母亲在麦子地里干 我与母亲的性爱经历

admin 2018-12-26 08:23:37 两性情感 评论

我和母亲真实,经历 我和母亲在麦子地里干 我与母亲的性爱经历/图文无关

我的母亲有一个明媚的童年,这对她一生的幸福影响深远。

母亲出生时,已有了四个哥哥。全家盼女心切之情可想而知,所以母亲的童年可谓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据母亲陈述,即使后来有了妹妹们,外祖父依然最偏袒她,每谈及此事,她的脸上总洋溢着掩饰不住的得意,而我也总是会心地看着她想象,这个每天把我当小公主宠的人,当她还是一个小公主的时候的模样。

母亲小时候住的院子里有一棵高大多实的枣树,到了秋天,哥哥们一爬到树上用力摇晃树的枝干,又大又甜的红枣就会哗啦啦啦滚落一地,弟弟妹妹们欢呼着争先恐后地边吃边往竹筐里捡,饱餐一顿的同时还捡到了无穷乐趣。家里劳力多,在那个凭“挣工分”分发粮食果蔬的年代,红薯干满缸满囤,瓜果菜蔬成篮成盆,母亲的生活,不仅远离饥馑而且充满阳光。那时候小麦产量低,红薯还是豫东平原的主食,红薯收获之后,一小部分地窖里保鲜,大部分都是切片晒干后直接囤起来,“清早蒸,晌午剌,后晌喝哩红薯茶”,母亲用一句俗语向我讲述她童年的一日三餐:早餐蒸鲜红薯或者窝窝头,午餐红薯干磨面做面条,晚餐是鲜红薯或者红薯干做稀饭,亏了家里蔬菜多,又有心灵手巧的主妇,才将这简单朴素几近单调的食材打造成一家老小垂涎的饭菜端上餐桌。外曾祖母身体硬朗,又格外疼爱身材娇小的孙女,所以“阳春水”多由她和外祖母负责,母亲出嫁之前的空闲多用来忙活全家人四季的穿戴。

母亲十八岁的一天上午,大哥的战友骑自行车来家里,母亲和同龄的姑娘们瞬间沸腾了!不是因为那个战友气宇轩昂,而是因为他的车,他的自行车,自行车在她们眼里是新奇而独具魅力的,她们都只在镇上见不认识的人骑过,更重要的是她们还见电影里的人骑过,可谓英姿飒爽,漂亮极了!所以,趁他们中午喝酒的当儿,姑娘们把那辆自行车推到了村子东头的大路上,一替一阵儿地学。就在这几个小时里,母亲学会了骑车,目前为止她最重要的交通工具,以后,她回娘家,去镇上,去孩子的学校,去田里,都是骑自行车。母亲生性温和而谨慎,逢人多,逢有车,逢上坡,逢下坡,母亲都是不紧不慢地下车推行,以至于后来父亲骑车载着习惯了母亲的我时,总能听到我不断的小声提醒“爸爸爸爸,该推着啦”!

母亲的亲事起缘于多年前她的姑姑嫁到了父亲所在的村子,因为后来这个姑姑成了她和父亲的牵线人。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离祖母和外祖母家差不多远的一条小河边,二十多岁的我的父亲和母亲在媒人约好的地方见面了,母亲见到了一个和她同样明媚的男青年,身穿白衬衣,手握卷报纸,不戴眼镜却文质彬彬,谈吐幽默而不失分寸,短暂的交谈之后,太阳在天上好像还没有移动位置,小河里刚路过他们的潺潺流水踮起脚尖好像还看得见,二人就告别了。就是这短短的一段时光,让父亲和温婉大方、品貌端庄的母亲彼此倾慕,开始相处。母亲家教严,所以父亲母亲只逢年过节和全家人一起吃饭时能遇着,一年难得见几面。一天,母亲和同龄的姑娘们一起在生产队的田里拾棉花,父亲和同村的一个小伙子“刚好”经过,有人起哄时母亲注意到了他们,但也只是抬眼看了看,低头笑了笑,一句话不曾说。这样的距离一直保持到几年之后,有情人终成眷属。

  母亲说,她梦见最多的,就是刚长大成人的时候,没有负担,生活有好多希望。

母亲在外祖父外祖母的不舍和泪水中离开和她相爱了二十五年的家,带着娘家为她准备的喜气洋洋的嫁妆嫁给了父亲,在不到五华里的路上,花轿里的母亲飞快地完成了由女儿到媳妇儿的过渡,“十指不沾阳春水,今来为君做羹汤”。下轿后,母亲开始了贤妻良母的“全日制课程”,为师的是祖母和母亲的三个嫂子。幸运的是母亲很快找到了她们的和睦相处之道。婆婆和嫂子们茶饭好,新媳妇谦虚好学,日子一天天过去,母亲有提高,长辈们也乐得教。

母亲婚后第二年有了一个儿子,初为人母,爱是最好的经验,母亲悉心教导,儿子懂事乖巧,这个人,就是我亲爱的哥哥。哥哥从小就懂得体恤母亲,及至长到十几二十几岁,为人大度,性格温和,乐天爱笑,谦和勤劳,这么好的哥哥自然深得母亲厚爱。母亲婚后第六年有了我。按父亲的意思,本是要响应国家号召,只要哥哥一个,可是母亲说,哥哥一个人没有兄弟姐妹太孤单了,于是,我得以来到人间,知道人间是如此美好;于是,哥哥有了一个爱他的妹妹。我是一大家子最小的孩子,不仅大人连堂兄堂姐都对我特别关照,自由与关注造就了我的任性,这任性又无形中增加了母亲的负担,母亲常说,哥哥从小到大挨的打还不及我躲掉的一半多,这让我不得不怀疑我是不是有一个忘记了的悲伤的童年,所幸,母亲的陈述只是为了强调哥哥的童年有多让她省心。

关于这点,我的记忆里有一段明证。不记得当时我有几岁,应该还没有上小学,一个冬天的早晨,正忙着做饭的母亲端了一盆温水让我们俩洗脸,我洗完之后,一时兴起,大喊着双手同时朝哥哥肚子上推去,哥哥的衣服湿了,我开心地看着他笑了!哈哈哈!正拿着毛巾擦脸的哥哥平静地停下来,面无表情地说:你真的觉得打架很有意思么?!

是啊,我真的觉得打架很有意思么?我又重新回去洗手,边洗手边思考,我真的觉得打架很有意思么?!后来我想,大概就是从这天起,我不再每天除了吃饭和睡觉就只想着玩,而是有了自己的思想,并且乐此不疲,以至于我初一时和一个初三的同学聊天,她忽然说,我怎么感觉听你说话像是初中已经毕业的?

我和母亲真实,经历 我和母亲在麦子地里干 我与母亲的性爱经历/图文无关

哥哥那句话,对我们的兄妹模式有着重要意义:从那以后,我和哥哥所有的交流,没有打闹,只有聊天,真正意义上的聊天;从那以后,我和哥哥就成了邻居经常提到的“别人家的孩子”。这是母亲所喜欢的,甚至是她的骄傲,她觉得兄妹之间,一家人之间,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和和睦睦,有说有笑。

我们的家原来在村子中央(那个时候还没有我),后来,村里统一规划宅基地,母亲执意要从中央搬出去,最初的理由是那里水不好吃,挑水太远。父亲是反对的,因为1975年故乡遭遇过一次大的洪水,有好长一段时间,空投的食物是大家唯一的能量来源,父亲说,新宅地势那么低,万一再有洪水怎么办?母亲说,那我们就把宅子垫高,若真是水大,我也认了。母亲后来对我说,那是他和父亲的所有争执中,最值得骄傲的一次。

托了母亲勇敢和坚韧的福,费尽千难万险,我出生的时候,全家已经一起搬进了村西的新房里,红砖红瓦,小院儿干净整齐。父亲是木匠,又极讲究,新房的所有门窗均由他一人亲自打造,玻璃的花纹,门前水泥地坪的图案,父亲都精心琢磨,放满了心思。

在这个母亲极其喜欢的小院儿里,农忙时,全家一起的幸福自不必说;农闲时,父亲外出,家里田里则全权交给了母亲一个人。所以自小我对母亲极其依恋。有一次,母亲有事去了姨妈家,后来天降大雪路不好走母亲在那里住了两天,第三天下午母亲回来时,祖母告诉她我在村子西头的雪地里站了两天等她,抱回来又偷偷跑出去,母亲笑着笑着就悄悄哭了,那之后,她不管去哪里,只要没有带上我,天黑之前一定会赶回来。我给了母亲很多牵绊,我是母亲甜蜜的负担。

后来,哥哥读了中学,我慢慢长大有了越来越多自己的想法,家里又有各种琐事,母亲的脾气就没有原先那么温和了,有时候,对我们家的两只小黑羊说话都带着怒气。我当时不知道是因为生活给了母亲太多压力,我曾一度难过,“妈妈变了”……直到后来我又长大一些,到了能和母亲聊天的年纪,才发现,母亲比我原先认识的,还要可爱。

母亲喜欢说话,我的喜欢说话多半受了她的影响。在我还很小很小的时候,母亲就笑着对我说了好多好多话,“冬天见火亲,夏天见水亲”,“再好的月亮头,不胜个赖阴天”,“天河南北,小孩儿不和娘睡;天河东西,小孩儿和娘挤挤”……任何时候和母亲在一起,她和我总有说不完的话,我也一直都很喜欢听,有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的故事,我们认识的人的故事,她小时候的事,我小时候的事,我们家以前的生活,我不在家时她每天的生活,母亲正在期待的生活……我喜欢母亲说话的语气和方式,缓缓的,不紧不慢的,乐呵呵的。不仅仅是我,认识的人,母亲都坦诚相待,笑语相迎。母亲不喜欢的聊天唯有一种:婶子大娘间家长里短的闲谈。母亲说,闲谈是非多,与其说这家道那家,不如自己找点儿事做。

母亲喜欢种菜。原来每家每户在村子附近都有一块不大的自留地,母亲从祖母那里学会了种菜,一年四季一个小菜园收拾得生机盎然,临做饭的时候,就去园子里摘,忘了什么,会差我或者哥哥飞快地去“补救”。后来,原先的菜园改作他用,母亲就在大门对面开辟了一块儿新的菜园,小是小了点,母亲却欢喜的不得了,一年四季,依旧照顾得生机勃勃。不同的是,菜太少,隔几天就要去集上一次,自从母亲发现集上瓜果菜蔬有了更多选择之后,就彻底接受并喜欢上了这种生活方式。

母亲喜欢张罗吃的。我的母亲是一个尽职尽责的母亲,小学生涯那么多天,一共要吃那么多顿饭,母亲从来没有因为做饭的原因让我或者哥哥迟到过一次。我的母亲是一个勤劳的母亲,每天三顿饭,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这么多年,母亲从舍不得凑合,除了各种各样的汤面、凉面、蒸面、烩面、馄饨、水饺、蒸饺、面疙瘩汤,各种各样的炒菜、蒸菜、凉拌菜,除了什么都不加的稀饭、白米稀饭、玉米稀饭、红薯稀饭、南瓜稀饭、莲藕稀饭、麦仁儿花生豇豆稀饭,母亲还热衷于蒸方馒头、圆馒头、烙馍、花卷、菜卷、包子、菜角、红薯,热衷于炕发面饼子、葱花油馍、烙馍、焦馍、油馍盒子、鸡蛋饼、萝卜饼、嫩南瓜饼,热衷于炸菜角、油斜子、油条、糖糕,到了合适的时节,母亲还会煮玉米、豌豆、兰花豆和嫩花生,晒酱豆,腌苤蓝,做辣豆和韭菜泥……我的母亲,从不嫌麻烦,从对食物的热爱、对生活尤其是家人的热爱出发,隔几天就乐滋滋地问,要不,我们下一顿做什么什么吧?这几年,父亲也每年年末的时候都会精心挑选食材,亲手做一盆儿猪蹄冻(又名水晶肴肉),最重要的客人才可以吃得到,这盘菜给过年添了不少盼头。

母亲喜欢做家务。祖母住在前屋,每天上午母亲忙完一切出门,祖母都会笑着问,也不知道你每天忙什么,别人都家里收拾停当,出来说半天话了,你还没忙完。母亲也总是笑着说,没忙啥,收拾好了,心里干净。

母亲自始至终都喜欢好看的衣服,只是在我和哥哥成长的过程中,母亲把这个“喜欢”藏了起来,现在我和哥哥稍长大了些,母亲可以偶尔照顾一下自己的这个“喜欢”了,她很珍惜这样的机会,每一次为衣柜“招新”,母亲都慎之又慎,所以,一直到母亲五十多岁的时候,我才发现她对衣着原是那么有眼光。

母亲从来不知道,有人做过调查研究:在整齐有条理的环境中,人会有更好的心境。母亲也没有听过,幸福有三个重要条件:有人爱,有事做,有希望。母亲每天心里装着全家的人,都在家时,她会问每一个人想吃什么,然后开心地给我们做;我们不在家时,她就乐呵呵忙着里里外外的事,照顾好祖母和侄儿,也照顾好自己的生活,让离家在外的人安心做自己的事。她为每一个离家的人收拾行囊,她为每一个将要回家的人数日子,她为每一个到家的人精心准备每一顿饭。连感情内敛的父亲都说,每次回家,如果母亲去了邻居或亲戚家,进了门,却感觉像没有到家一样。

母亲是我见过最热爱生活的人。

和母亲在一起,总觉得生活本来就是这么幸福并且会一直这么幸福,什么你不想发生的事情都不会有。

今天打电话,母亲说,家里正值芳龄的姑娘们忽的一下子都婚期将近,她们的母亲都在忙着备嫁妆,“你做被子的棉花我跟你爸也已经备好了”。我说:“妈,不用给我套那么多被子,盖不完。”母亲说:“盖得完,一辈子长着呢!”我说:“也对,反正我自己也不会做……”说完我泪水夺眶而出,母亲也好多秒没说话……平静之后迅速转移了话题。上次生病请假回家,母亲高高兴兴送我出门,最后,我说:“妈,来个拥抱,不要想我,说不定再过两个月我就回来了。”母亲一下子红了眼眶,强忍着没有哭,挥挥手示意我“走吧”,我明白,母亲难过,是因为她知道我两个月一定回不来。母亲在我小的时候,一直陪在我身边;希望我够懂事,也够幸运,在以后的时光里,有足够的时间陪父亲母亲,即使因为相守太久,思念没有现在醇厚。

越长大,越爱你,越喜欢你,妈妈,谢谢你今生是我的母亲。

Tags:我和   母亲   经历   性爱   麦子

搜索
热门新闻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